关于性犯罪受害人的保护问题

性犯罪的问题,非常具有现实性。女性受到性侵犯, 作为受害者,遭受了身体和心灵的双重伤害。其中青少年,尤其是儿童,大家都不知道该怎么办。记得在法院实习的时候,查看过法院的卷宗。卷宗体现警察记录了一些少女被性侵犯的细节。当事人陈述出现了很多次。多次出现的原因是为了确保不仅仅根据当事人的陈述就定另外一个人的罪。然而,如果真的发生了强奸,谁给那个女性做医疗检查,是男性还是女性;同时,多次询问,对于少女是再次的心理伤害。谁愿意被多次提及,多次复述悲痛的经历。由女性对少年进行调查、询问的时候,要考虑其询问的方式方法。父母是否在场,环境是不是放松。受害者的参与,必须是出于自愿的。这些都是构建良好的受害人制度需要考虑的因素。

良好的受害人制度或许能实现追诉目的,然而证据仍可能被破坏。比如英国,它就有很好的性犯罪受害人制度。但是,受害人被强奸后,来到地方警察局,等待专门人员谈话。警察或许会很热心的给他们一杯热茶。然而,一旦喝茶后,他们去厕所回来,证据就被污染了。因此,即便一个国家有很好的受害人制度,也可能因为警察不了解,使得证据被破坏,无法实现追诉。在中国,很多女性被伤害后,第一反应是洗澡。洗澡同样消灭了最重要的证据。没有其他证据,仅仅依据当事人的陈述,一般是很难定罪的。因此,除了构建良好的受害人制度,被性侵犯之后,让当事人以及警察学习如何保留证据也是极为重要的。

在中国法庭的审判,对于性犯罪一般采取的是不公开审理。不公开的意思是,案件当事人以外的人不能参与旁听。然而,一般发生这类事情后,周围的邻居朋友都会知道。即便没有发生实质性的强奸犯罪,社会舆论将始终伴随在受害人周围。父母如果不够注意,少女心中就会留下难以磨灭的阴影。甚至,有的父母需要全家搬到另外一个城市,重新开始生活。中国现在仍然处于男权的时候,女性的地位有所改变。可是很多女性自己都没有意识到自己被歧视,被偏见对待。同时,对于自己依附男性的地位,有时候有点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的感觉。这样的态度,反过来也影响男性的思考和行为模式。部分男性也认为女性可以被侮辱,被伤害而不用承担责任。一个社会的男女平等,不仅是倡导,还得有男性,女性共同的认同和切实的反思。对于性和所谓的贞洁。其实真的没有必要太看重。所谓一些处女情结,也是男性的大男子主义在作怪。女性被束缚在其中,却不能认识到。性的自由开放,并不是滥交,而是爱之所至,浑然天成。当你30岁且仍没有发生性行为的时候,假如出现一个女性性疾病的检查,你会选择为了健康而进行检查,还是为了那个被误解为膜,实质目的在于保护女性身体健康的生理附件而拒绝检查呢?

最后,法庭审判结束,难道一切就结束了吗?受害者如果产生心理问题,如何解决?是否安排心理医生?如果安排,谁支付该笔费用?如果女性怀孕了,应该怎么办?有的女性选择堕胎。但是,由于各种原因,有的女性会选择生下孩子。其中部分人,看着孩子会感受到罪恶感,甚至厌恶孩子。儿童能在此怨恨的环境中快乐的成长?内心强大的女性生下孩子后来后,或许对孩子采取关爱。但是当有一天,别人和她的孩子提到,你的父亲是强奸犯。那个儿童将如何自处于社会,如何调节自己。社会上总是有一些怨毒,甚至抱怨,很多人在说着自以为是的话,殊不知却在破坏别人苦心经营的美好。另外,并非只有女性才是性犯罪的受害者。在乌干达,当男性被强奸后,他可能被妻子赶出家门,因为他不再被认为是人了。他还可能因此更改性别,或者改成女性的姓名。

You have to know what you do not believe!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