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莱顿大学研习国际法 — 乘风砥砺而行 | 国际青年法学人

国际法促进中心

本期作者是来自莱顿大学法学院的博士候选人的谭渝丹。她与我们分享她在莱顿大学进修与生活的体验,从莱顿河边吹来的头脑风暴也激荡着国际法青年学子追求梦想的赤子之心。

谭渝丹|荷兰莱顿大学法学院国际公法系博士候选人,研究方向为国际刑法。

前言

2015年3月份,国际关系学院法学院的吴慧教授曾写过一篇文章《在荷兰莱顿大学研学国际法是怎样一种体验?》。当国际法促进中心“国际法学人频道”向我约稿时,我原本想直接转发这篇文章给他们。然而,每个人的体验和视角都是不同的。我将会从我和国际刑法的情缘讲起,并简要描述莱顿大学法学院,最后分享两年来的一些心得和体会。借此,希望学弟学妹延续你们对国际法(尤其是国际刑法)的热情。

缘起

我第一次知道国际法不是从本科学校(西南政法大学)发的培养计划表,而是从第一学期一个博士的学术讲座上。演讲者当时提到中国驻南斯拉夫领事馆被炸事件,王伟事件。当时稚嫩的我刚进入大学,什么都不知道。(就是跑去凑人数滴!)与国际刑法首次结缘则是本科二年级看的电影《东京审判》。看电影的时候,我被感动了,感到很悲伤。随后还去图书馆借阅图书。本科三年级,我开始系统地学习国际公法。然而,当授课老师念书般讲国际公法基本理论,勾画考试重点的时候,我感到非常不舒服。幸而,另外一个班级的老师在同一时间讲授国际公法。后者也讲授司考题目,但也会讲荷花号案,拉格朗兄弟案,彩虹勇士号,伊朗人质危机等。同学们在课堂上的参与程度也非常高。于是我就偷偷溜到该班级上课了。(溜课的后果就不提了,讲起来就是一把辛酸泪呀!)

研究生时,我到了中国政法大学中欧法学院。三年内需完成两个硕士项目,即中国法硕士项目和欧盟和国际法硕士项目。读研期间,我有幸能够上不同的国际法课程,从不同的角度继续深入了解国际法。中国法项目,有曾涛老师和现任科隆大学的伯阳老师,分别从国际法学者角度和国际法基本原则角度进行授课。欧盟和国际法项目有国际公法单元,其中包含国际法(Rosemary Byrne老师很不错),国际组织法课程,此外还有国际人权法和法治单元。这些课程都是上午老师上课,下午由博士生组织研讨,运用上午课程中的理论知识来分析具体事件。

一直以来,我都比较喜欢国际公法。本科时对刑法也是魂牵梦萦。可是,由于其他原因,我不太敢想未来的职业规划。研究生一年级,法律谈判课的老师让我们学会真实的面对自己的想法,了解自己的需求,剖析自己的性格。研究生二年级,我到厦门大学参加了国际法的暑期班。Nicolas Michel教授详细的讲授了国际刑法的基础问题。我从中了解到国际法和刑法交叉的国际刑法。由于那次暑假班,我第一次知道了莱顿大学。紧接着,从几个政法大学的学姐口中了解到了国家留学基金委。读博的念头就在脑海中播下了种子,并开始慢慢发芽。其实,研究生一年级并没有想好具体研究方向。二年级,上段提到的一次研讨课偶然的成为了我申请博士的前奏。(现在看来是的,当时可没这么想过)有次,辅导老师要求我们从国内法和国际法的角度分析无人机的定点清除(targeted killings)行为。我们小组负责从国际法的角度进行分析。后来,该研讨话题成为了我欧盟法和国际法的毕业论文。随后,中国法的硕士毕业论文则进一步从国际人道法的角度分析定点清除中恐怖分子的法律地位。研究生第三年,我一边完成毕业论文,一边构思研究计划申请学校。在完成两个毕业论文的过程中,我逐渐了解国际人道法,喜欢上了这个不同于国内法的法律。同时,我也慢慢地喜欢上分析违反国际人道法规则的行为。最后,幸运的我获得了留学基金委的支持,顺利地来到莱顿大学法学院开始了国际刑法的研究。我现在的博士论文主题是:《罗马规约》作为习惯国际法的证据。(原主题为:《罗马规约》中的战争罪和习惯国际法。后文会提及为何扩大。)

莱顿大学法学院法学院优势

我了解到,法学院分布在两个校区,莱顿校区和海牙校区。莱顿校区有两栋法学院教学楼,其中一栋在Kamerlingh Onnes Gebouw (KOG),主要是本科和硕士项目的教室,同时也是法学院的员工办公室。另外一栋法学院教学楼靠近莱顿天文台旁边。海牙校区办公楼和教学楼分布在海牙火车站附近以及海牙市中心。火车站的12楼和13楼是国际公法部门的主要办公场所。12楼是研究员办公室,也是格劳秀斯国际法律研究中心所在地。13楼是食堂和教室。火车站旁边,也有法学院的教学楼。

博士生在荷兰被视为员工。芩萱学姐在乌特勒支的经验里对此有详细的介绍。除公法部门,莱顿法学院并非所有的中国博士生在KOG都有办公室。(其他系在天文台或者流动于各处研究) 国际公法系的博士生一般是3到4个同事共用一个办公室。根据不同情况,国际公法系的博士生办公室被分别安排在KOG或海牙火车站的12楼。我的办公室在莱顿校区的KOG。每年9月份开学,KOG到处是有活力的本科生,人来人往,络绎不绝。法学院主楼KOG,地处莱顿市中心,面对河流和公园。午餐后,你可以到附近的咖啡馆喝一杯咖啡,或者点一杯荷兰特色的新鲜薄荷热茶。休息时间,平日持续大约半小时。此段时间,主要是社交和信息共享。你可以和同事聊聊和导师的关系,聊聊生活,国内外新闻,有趣的见闻,当然还有研究。有时你也可以换换环境,到学院或者学校图书馆工作,甚至到海牙进行研究。


法学院对面的公园

提到海牙,那必须要滔滔不绝了。海牙是很多国际(准国际)刑事法庭所在地。她是前南斯拉夫国际刑事法庭,国际刑事法院,以及黎巴嫩特别法庭所在地。如果你学有余力,毕业答辩前,或许可以申请到某一个法庭作为实习生或访问学者,以获得更深刻的实践体验。其次,她是闻名遐迩的和平宫国际法院所在地。从莱顿火车站到和平宫,乘坐城际火车最快12分钟就抵达海牙中央火车站,然后再换乘24路公交或1路电车到和平宫站。若居住莱顿,每天往返两地,交通费用还是蛮贵的。和平宫图书馆的国际法资料馆藏十分丰富。每年你只要支付30欧元,办一张和平宫图书卡。随后,你就可以借阅书籍,或远程登录图书馆下载电子资源(2014年10欧元,但不能远程登录电子资源数据库)。再次,她有上百个非政府间组织,包含了国际法促进中心和T.M.S. Asser Institute。后者定期组织国际法的讲座或讨论活动,而且他们还有专门的研究员。另外,我们耳熟能详的就是海牙国际法学院(The Hague Academy of International Law)。海牙国际法学院每年会在和平宫举办暑假班,分别讲习国际公法和国际私法。其讲习教授都是闻名内外的国际法专家,他们的演讲稿也都是非常珍贵的学术研究二手资料。历届演讲稿事后都会被汇编成册,并由Brill|Nijhoff出版社出版。这些册子都可以在和平宫图书馆获取。(Brill|Nijhoff 原名Martinus Nijhoff Publisher。之前属于Kluwer旗下,总部在海牙。2003年并入有300多年历史的出版社Brill旗下。Brill总部在莱顿哦!有兴趣的同学可以去到此一游,存照留恋。)2015年,格劳秀斯国际法律研究中心和海牙国际法学院合作,举办了第一届国际刑法的暑假班。该暑假班邀请了世界各地国际刑法教授进行讲习,时间持续了两周。2015年的讲习主题是性别犯罪。学员人数有限,全球约30人。学费昂贵,1250欧元,且不包含住宿。由于是专题讲习,学员必须有一定的国际刑法基础。如果你想了解相关领域的最新研究或法庭实践的现状,它一定不会令你失望的。

博士生培养

莱顿大学区分内部博士生和外部博士生。国际公法系的中国留学生都是以外部博士生对待。这便意味着我们不用承担教学任务,不用给本科生上课。另外,我们也不用指导学生毕业论文。可是,我们也没有会议,购书,以及馆际互借的经费支持。例如到英国开会,签证费,机票,火车,住宿,会议注册费和餐饮费全部都需自费。因而,如果不是非常有意义的会议,若系里面不提供经费支持,通常都不会去。不过,学校有一个校友基金,为每一位博士生提供一次性最多2000欧元的经费支持。(条件严格,慎用机会)

我们系的博士生工作,是在两个导师的指导下进行的。第一导师,必须是教授。第二导师,可以是副教授(associate professor)或者助理教授(assistant professor)。一般而言,只要第一导师同意接收你,你就获得了入学的门票。法学院为博士生提供了其他的辅助性培养课程。第一年,我上了英语课程。首先,通过测试,确定英语程度,然后只需要导师签字,就可以免费上英语课。第二年,我上了学术英语写作,以及法哲学课程。学术英语写作课入学,除入学测试外,还需半小时内写作500字左右,以便分班。学校免费提供该课程的课本和材料,课间提供免费咖啡和热茶。6次法哲学课非常不错,从方法论角度分析法学研究作为科学的问题。这些都是英文授课。另外,还有一二年级博士生的如何写研究计划的课。其他课程,例如法社会学,如何进行访问等都是荷兰语授课。对于外部博士生而言,这些课程都不是必修课。

除博士研究技能培养课程外,学院有博客,博士生可及时针对最近事件,个人研究发表观点。这是分享信息和表达观点的不错平台。博客主要是400-500字的英文短文,会有人负责编辑你的文章。另外,法学院还提供了写作诊所(writing clinic)。一学期两次,有教授负责协调,大约4-5人,持续约2-3小时。具体是否每次都举行,得看参与人数(至少三人)。讨论内容主要是博士生所写文章。具体流程为:首先提交申请,其次提交讨论章节,再次阅读他人提交的章节并就文章内容,结构,逻辑给出意见,最后就是大家面对面的讨论了。因此,如果有四人参加讨论,那么你得阅读并评论其他三人的文章。讨论形式比较随意,讨论过程时间紧凑。

我参加过几次文章讨论。第一次,我只提交了非常大概的研究计划。当时一起提交讨论的两人,一个是航空法方向,一个是国际海洋法方向。航空法方向的同事研究国际航空法对残疾人的保护问题。其文章框架脉络基本确定,文章语言简单精炼,读者群可以涵盖所有能读英文报刊的人。海洋法方向的同事的文章则是准备发表的期刊文章,文章内容和形式都一丝不苟。同时,它有很多的专业术语和缩略语,得一边读得一边查字典或往前翻看。读者群限于相关专业的研究人员。两篇文章,由于写作目的和目标读者不同,写作风格和方式的差异比较大。对于前者,我们或许能从内容上提出一些建议。对于后者,我们更多只能从语言的准确性,文章逻辑和结构方面进行评价。我当时非常认真的对待别人的婴儿(我认为我的博士论文是我的胎儿),但是个人毕竟能力有限,对他们的文章贡献很小。此种方式,有利有弊。同事们可以了解你在做什么,关心你的同事读到相关的文章信息或许会分享给你。你也可以了解别人在做什么研究,发现他们做的一些有趣的研究话题。此外,听取他人对其他参与者文章的建议,也是学习的过程。负责协调的教授来自法理学部门,他一般会对你的研究方法提出问题。你可以把回答他的提问当作毕业论文的前期预答辩,培养自己逻辑思维的缜密性并锻炼英语口头表达能力。诚然,你能否获得有益的建议取决于其他参与者。大家提交的文章写作风格各异,研究方向和方法的差别也很大。一般而言,博士研究的话题范围很小,他人对你的文章内容方面的建议不会比你自己思考的更多。如何对待别人对内容的建议,需自己度量。

最后,每个系内部有各种研讨会。例如私法部门有每周五的报告,不过据说是荷兰语。我们系每三周左右会有一个格老秀斯对话。形式是:口头报告十五分钟至半小时,参与者提问,质疑甚至挑战报告人的观点,研究方法,忽略的视角或遗漏的信息。所有博士生和其他学校的学者可以向负责人发邮件,就将完成的新文章或即将发表的文章提交讨论。不同于写作诊所,此讨论的参与者都是本系的人,涵盖了副教授或者教授们,内容方面的建议比较多。前两年,只要时间允许,我基本参加了每一次的报告。第三年开始,由于文章写作的压力,我开始选择性地参与。期间各种研究讨论的趣事,不胜枚举。记得一次,系主任60岁生日,钢琴老王子教授(我们几个姑娘私底下的昵称)建议大家给他惊喜。在老王子的协调下,6月的一个阳光明媚的周五下午,他校一位历史系的教授来分享他对格劳秀斯的思想的研究成果。系里将近30人都心照不宣的参加该讨论,系主任的家人也到场。报告结束,大家一起乘船沐浴在阳光中,穿梭在莱顿的老运河上。虽然历史系教授也顺利地做完报告,不过,不知道他当时会不会觉得自己去做报告,怎么成了别人的生日爬梯惊喜了呢。

心得体会

我能够申请到现在的导师William Schabas教授,是偶然,也是我的幸运。他是出生在美国,成长在加拿大,工作在英国、爱尔兰和荷兰,居住在英国伦敦和法国巴黎的国际人权法和国际刑法学者。他在莱顿大学国际法硕士项目高级课程有教学任务。每年10月份,Schabas教授就开始每两周往返于伦敦和海牙的授课。我之前都是从项目协调老师处拿到他的授课表,知道他什么时候会到海牙。随后,我得主动给他发邮件,询问是否有空,约时间见面。如果有完成的章节需要讨论,则需要提前一周左右发到他的邮箱。他一般会在面谈前回馈邮件。他会去看我的脚注,并指出我对一些观点的误解。针对他的评论,如果我有不太明白的地方,会和他当面再聊,或者将新修改的段落给他看。如果没有文章讨论,我一般都是将个人研究过程中发现的问题,以及一些思考写下来。面谈中,我会聊最近做了什么,研究中出现了哪些疑惑、问题,接下来计划做什么,最后再问问他什么时候有空。我和他的面谈,是一场非常高效率的头脑风暴过程。有时候半小时,有时候一个小时。头脑风暴结束后,我会发现我有好多工作需要做。或许因为我是比较主动的学生,所以他从不会问我什么时候完成文章,什么时候下次见面。从Schabas教授身上,我看到了治学的严谨。另外,我最喜欢他无处不在的幽默感哈。(不同于荷兰人的怪趣味。比如:在阳台上放一个趴着的人模型。)

博士四年,时间很短,需要珍惜。于我而言,除去生活和社交,四年主要是培养独立研究能力,提高写作能力的训练。这是我自己的工作,一个人的工作。导师是灯塔,能在第一时间发现你是否会触礁。同时,灯塔也不一定完全正确。我自己才是舵手,能否识别,能否主动改变方向,需要自己的悟性和判断。经过第一年的研究和讨论,Schabas教授建议我扩大主题。那样,我第一年关于习惯国际法的阅读写作,仍能继续用到毕业论文中。然而,我需要在同样的写作字数范围内,读更多的文章,看更多的材料,写更多的章节。这是对我自己分析归纳写作能力的挑战,或许导师也希望借此让我发掘自我的潜力。当第二导师Doctor Robert Heinsch问我为什么改变主题的时候,我不可能回答:“Schabas教授的建议”。这样的回答只会让我处于尴尬的情境。经过半个月的考虑,我将旧研究主题研究方法上的困难,研究意义的限制,以及扩大后的研究意义逐一分析,最终获得了导师Robert的同意。

对我而言,选择国际刑法作为研究方向,其实是比较辛苦的。我有时候也会想懒惰,不太想学习。国内本科教育基本以应试为主,不太涉及该话题。硕士生课程,很少的法学院有体系化的国际刑法课程。在确定初始研究计划的过程中,我所读资料主要是国际人道法,对于国际刑法的内容所知不多。刚到国外生活,身体和心理也需要适应各种环境和节奏。第一年我得泛读,确定具体研究问题。同时,我需要精读著作,体系化地学习国际刑法知识。检索资源,阅读习惯国际法的文章,整理资料,分析资料,看纽伦堡审判和东京审判的所有一手,二手材料,收集阅读《罗马规约》的准备和缔约过程文件。它们占去了我最多的时间。第二年分析看过的材料,整理看文章中的笔记,写作引言,以及第一章关于国际刑法中的习惯国际法如何识别问题。当我完成第一章,并将其提交会议的时候,我顿时感到了一种轻松。同时,新的截至日期又在追赶着我。研究进度开始具体化,接下来还有很多内容需要研究。习惯国际法的研究汗牛充栋,而国际刑法的发展日新月异。记得浙江大学的张谷老师说过:“课是上不完的”。我想发展一下:书是看不完的,文章也是写不完的。我们需要学会什么时候停下来,什么时候继续。我们需不断努力,构建对法学、国际法和国际刑法的知识体系,提高应对国际刑法新问题的反应能力,为自己将来的学术研究之路打好坚实的基础。同时,我们还需要学会联系政治学、社会学和历史学知识,才能使研究开放而自成一体。构建,是为了打破。打破之前,我得了解。现在的我,国际刑法知识还未体系化。勉励自己,“起风了,唯有努力试着生存”,让梦想起飞。

结语


莱顿大学毕业签名墙

为何要读博士做研究?“你想用高智商碾压大家;你想赚大钱;你想获得社会的尊重;你想完成家人的期望;你找不到工作或者懒得找工作;你想在工作之前生孩子;你是想怀着让世界变得更好的情怀,满足探索世界的欲望。”如果通过读博研究,能够经历酸甜苦辣咸,能够见证自己的成长,何尝不可?能够学会平衡生活和工作,何尝不可?能够找到自己喜欢并能以之为业的工作,又何尝不可?即便不能如你所愿,又如何?人生总是充满偶然,或许整个人生就是一个偶然事件。

是否读博,其实是非常个人的选择。即便完整经历之后,我也不认为我能给出一个客观负责任的回答。当博士一年级的时候,你问我这个问题,我的回答是读呀,怕什么。与其满头白发,感慨悔憾;不如桃花灼灼,努力一搏。当三年级的时候,我会说看情况。当毕业的时候,我或许会回答,读吧!

本栏目的文章均为原创,转载请先联系国际法促进中心获得授权,违者必究。

订阅国际法促进中邮件推送,请发邮件至 info@chineseinitiative.org

国际法促进中心(CIIL)之“青年国际法人”频道负责人:徐奇

频道编辑:单沁彤 常玲毓

————————–

Chinese Initiative on International Law | 国际法促进中心

微信公共账号: ciil2015

把中国人带到国际法的前沿,把国际法带到世界华人的身边

Any international justice without Chinese participation will not be a true global effort.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